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发现频道 > 青年参考 >  >>  正文

情歌王子为何会迷上月份牌收藏?

发稿时间:2021-09-19 21:07 来源:青年消费

 情歌王子张信哲来了!只是这一次,他的身份不是流行歌手,而是一位资深收藏家。

 
9月19日,张信哲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顾铮及电影制片人沈祎一起做客由上海市出版协会和上海图书馆主办的“名家新作系列”讲座。
 
 
 

■张信哲与顾铮、沈祎做客上图讲座
3位嘉宾分享了图书《民·潮——月份牌图像史》和《城市表情——从 19 世纪到 21 世纪的都市摄影》,并通过对收藏、月份牌、图像、摄影等不同视角解读上海的城市文化符号及对今天的意义。
 
从对上海的喜爱,到收集月份牌印刷品,再到发现月份牌原稿的存世,张信哲开始了对月份牌的收藏研究。他还发起和组织了展览“民·潮——月份牌珍稀画稿与二十世纪时尚潮流”并出版了图书《民·潮——月份牌图像史》。
 
当张信哲在台上侃侃而谈收藏故事时,他的歌迷们,第一次读到了情歌王子的另一面。
 
情歌王子为何会迷上月份牌?
粉丝们好奇,情歌王子为何会迷上月份牌?
 
谈起对月份牌的喜爱,张信哲说,其实跟自己兴趣广泛有很大的关系,“我从小就是学音乐,对美术也很有兴趣,这些其实都是相关的。所以我从小就一直在里面钻研,这我来说,它已经不只是兴趣这么简单,而是有疯狂的热爱。”
 
张信哲说,“虽然大家认识我,最主要还是以歌手和音乐的部分为主,但其实我的日常生活里面,我一直不断地沉浸在收藏中。”
 
他透露,第一次在台湾看到月份牌,就给他带来很大的震撼。
 
在张信哲记忆里,“小时候上海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想象的地方,既熟悉又陌生,也是遥不可及的一个地方,一直到我第一次来到上海。”1998年,张信哲在上海举办了首次演唱会。
 
张信哲说,“我觉得上海给我的印象,与想象中是有落差的,但那个落差绝对不会是让你失望的落差。”
 
“我也算是见证了上海30年来的巨大变化,上海对我来说一直有几个很重要的符号,它是一个充满矛盾又充满可能性的地方。”
 
张信哲从小在神学院长大,父亲是牧师,“我成长的环境,是一个东西融合碰撞的一个环境,所以,上海在我的心目中,像是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之外的一个大环境,所以到了上海,除了有一种熟悉感之外,还有更多的就是我小时候的感觉。”
 
来到上海之后,张信哲选择了从几个方向与角度,重新整理他概念中的上海,“第一,就是建筑本身,第二,就是上海的一些特殊符号。而月份牌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代表性的东西。”
 
月份牌不只是对老上海的一个记忆
当张信哲开始钻研到月份牌里面去的时候,他发现,月份牌其实并不只限于上海,它其实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华人,“所以慢慢就会钻研到它的背后和它的故事,我先从海报开始收藏,后来发现原来这些海报是有原稿的。然后我才开始把重点放到画稿的收藏。”
 
 
 
■《上课了别迟到》 20世纪50年代 谢之光
于是,他到世界各地去寻访这些画稿的藏家,包括画师。
 
张信哲说,“可能月份牌对于大家来说,它就是一个年画,顶多是大家对于老上海的一个记忆,大部分的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感受一下怀旧复古的上海,而不会去关注它的时代性,艺术性,还有它的相关背景。”
 
 
■讲座现场
但对张信哲来说,“当开始接触这些之后,我觉得月份牌是中国广告艺术的一个很重要的代表和先驱,当时这些月份牌的画师跟现在的广告人有着同等的地位,虽然他们做的方式跟现在不同,呈现方式也跟现在不一样,但他们从概念开始,一直到最后的成品,其实做的事情就是现在的广告。”
 
对于这些月份牌,张信哲从民俗符号开始去探索,然后发现了在那个时代背景之下,它所代表的一个意义。“当我开始去研究这部分的时候,发现在国外很多同时期的艺术家,尤其是插画广告画家,在艺术史上已经受到大家的认同与肯定。”
 
在张信哲看来,国内的这些画家们,他们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不亚于这些海外的插画家,他们的这些作品,应该受到一样的重视。“在快速发展时期,我们常常忘记,去回顾一些很重要的历史遗留与这个时代的印记,这也是我为什么,对于月份牌的这一批画家们,特别有感觉的部分。”
 
 
 
张信哲觉得自己有一种使命感,“趁这些老人还在的时候,能够尽量地把他们的记忆,他们的作品整理,让大家看到这一群很重要的人物。虽然他们现在还被大众所忽视,但总是要有人帮助他们做一些记录,帮他们整理这些东西。”
 
“我相信这是一个开始,通过展览,通过讲座与书,让真正有兴趣的人可以更积极的投入这一块,而不只是当作一个时代的印记来看热闹。”张信哲说。
 
收藏并不是去古董店“鬼混”
当有粉丝问张信哲,除了收藏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兴趣爱好时,张信哲的回答是:“没有”。
 
“因为收藏是一个非常耗时耗精力的一件事情,对我来说,除了音乐的工作以外,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做收藏的工作。其实收藏并不只是大家想象中的,去古董店鬼混,或者到处淘东西,其实大量时间是在读书与收集资料上面,因为你必须要花很多的时间,去了解你想要收藏的东西,去做很多深入的研究之后,你才会知道你要做一个什么样的系列收藏。”
 
对张信哲来说,逛博物馆很重要,“大家不要觉得逛博物馆是去看一些老东西,其实这些部分对我来说就是在做功课,常常会有人问我,你怎么看得出来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张信哲说,当看真的东西看好的东西,看到一定程度之后,你就练就了火眼金睛,“好东西一定要看,而且要不断的看,然后假的东西也要看,但是不需要不断的看,只需要知道现在造假造到什么程度就可以了。”
 
“收藏要花非常多的精力与时间,在整个过程里面,也让我慢慢地把各种基础打好。”
 
张信哲表示,“不管做音乐,做收藏,还是做展览,这些都一样,它们变成了我生活的一个融会贯通的部分。我并没有把工作与生活进行太多的划分,都是在做我喜欢和我擅长的事情。”
TAG标签:
责任编辑:花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