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教育频道 > 大学堂 >  >>  正文

衡水中学毕业的我,采访了3位校长

发稿时间:2021-01-07 11:34 来源:新青年网

 2020年下半年,我采访了3位校长:将1804名女孩送出大山的云南华坪女子高级中学校长张桂梅、去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支教的杭州校长陈立群,还有把8个留守学生送到清北的校长罗湘云。

 

我毕业于衡水中学。第一次得知我毕业于此时,同事们露出我仿佛来自“地狱般学校”的惊讶表情,抛来一个个问题:你们吃饭只花几分钟吗?你们跑操就像军训一样吗?你们真的紧张到没时间上厕所吗?
 
看,衡水中学四个字总能引来强烈的好奇。每当这时,我都会说,还好,没那么夸张。但其实,谈到母校对我的影响时,我多数时候是模糊、不自知的。
 
在母校,我曾因跑早操摔倒影响班级队形被老师批评,因成绩退步被叫家长。后来,我考进一所985大学。在一所一年能有200多人考上清北、一本上线率高达90%的学校,这不太值得祝贺,但于我而言也算不错的起点。
 
我的同事说,在我身上看到了高中赋予我的抗压能力。毕业后,我常思考一个问题:我的高中经历究竟在我身上留下了什么痕迹。
 
2020年,采访那些校长时,我有一份私心:这些心怀教育理想的校长如何看待“衡水模式”?
 
采访张桂梅校长,我在华坪女子高中看到“衡水模式”的影子。女生被要求剪短发,每天睡眠5小时,吃饭时间10分钟。我站在食堂门口,看着她们跑进食堂,一言不发吃饭,又跑回教室,仿佛看到了高中时的自己。
 
张校长很认可“衡水模式”,这令我很惊讶。在衡水中学,除了学习,学生什么都不用做,学校食堂常年备有面包、水果、酸奶,教室、宿舍都有空调,为了不让我们学习分心,学校有专门人员管纪律,一旦你做了跟学习无关的事,比如吃零食、迟到、在宿舍不睡觉,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在一张记录班级表现分数的表格里。
 
这些,张校长都很了解。她曾效仿衡中的方式管理女高,发现女高不具备这么多人力、财力——作为全国第一所免费女子高中,学校的教师工资由县财政分发,其余的钱都要靠她化缘。相比衡水中学的学生,女高学生基础差,她能做的,除了督促老师增进教学水平,只有让学生打时间仗。
TAG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