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财经频道 > 银行 >  >>  正文

年度娱乐观察·电影篇:票房超美国成全球第一,但从业者仍压力重重

发稿时间:2020-12-22 12:08 来源:新青年网

 2020年10月15日,中国电影市场累计票房达了129.5亿元人民币(约合19.3亿美元),成功超越北美地区19.25亿美元的票房,中国首次成为全球累计票房第一名。

 

面对这样的里程碑,很多电影从业人员可能没那么欣喜。截至圈里GeeWhy(ID:G-why-)发稿前,2020年全年的票房较2019年减少了超过450亿元,观影人次仅有5亿、同比下滑了70%,总票房20亿+和10亿+的片子分别只有2部,而去年光40亿+的影片就有3部、票房超过10亿的电影共有15部。
 
疫情之下,大片纷纷逃离,观众也没有了进入电影院的欲望,影院压力巨大。早在国庆前后,影院复工工作就已经基本完成、各种限制也逐步放开,但是在11月里,并没有一部热门新片走进内地院线,11月单月票房最高的电影还是10月上映的《金刚川》(单月票房4.5亿)。
 
 
 
尽管现阶段的年末贺岁档、2021年的春节档都有大片扎堆,但由于部分因疫情而延缓拍摄的项目目前还在恢复期或处在观望的状态,加之好莱坞方面的多种不确定性,以目前的影片储量来看,明年暑期档后很可能就会出现片荒。
 
片荒背后,电影行业上游公司的境况同样不容乐观。数据显示,光是今年上半年,全国就有超过3200家影视公司注销,而华谊兄弟、中国电影等上市影企前三季度的亏损额度也都超过了3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一些新项目的推进也在受到影响。在今年金鸡奖的论坛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就曾感慨 ,电影公司、电影项目“缺钱”的问题依旧十分普遍:“很多影片没有人去投了,很多电影公司没有人去投了,所以我们现在日子还是比较难过的。”
 
比起疫情所导致的“暂停”,这种产业结构、商业模式上出现的困局,或许是最让从业者焦虑的。更为重要的是,经过这次疫情,不管是用户娱乐消费习惯的转变,还是被加速了的内容碎片化趋势,都给传统影视行业提出了更大的挑战。未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显得越发扑朔迷离。
 
好在疫苗已经开始加速生产,疫情或将逐步得到控制。在圈里GeeWhy看来,最糟糕的时刻即将过去,2021年,不会比今年更差。
 
 
 
1.下游市场,寒冬依旧
 
尽管中国的电影总票房在2020年第一次成为了全球第一,但是这个疫情之下全球停摆的“第一”,来的并不踏实。
 
受疫情影响,全球电影市场停摆到今日也未能完全恢复,其中就包括原本的全球第一大票仓北美——很多好莱坞公司都开始将这两年的大片布局线上化事宜。得益于国内疫情控制较好,自今年8月以来,内地电影市场便陆续恢复正常,行业已然步入正轨。
 
不过电影市场整体还未恢复如初。今年票房过10亿的影片只有《八佰》、《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金刚川》四部,票房过5亿的影片目前也只有9部,是2015年以来最差的成绩。众多大片在这种情况下都犹豫不前,推迟上映,期待疫情结束之后再进入市场。
 
带头冲锋的《八佰》(累计票房31.13亿)成了今年电影市场最大的赢家,这部由老牌电影公司华谊兄弟和新锐互联网影企腾讯影业等共同打造的影片,成了内地影市正式复苏的转折点,给行业打了针强心剂,也证明了在影片质量够硬的情况下,观众的观影需求仍然可以被激活。
 
只可惜虽然有好片子,可其供给依然远远不够。行业复工后的第一个大档期国庆档便可以看出,并没有足够多的好片子能让更多的观众回到电影院:今年十一八天,放映场次超过了315万场,同比去年提升了17%,但8天的票房较去年7天还是下滑了11%,观影人次更是减少了近16%(近2000万)。一些放弃在国庆观影的观众表示,主要是因为影片口碑未达预期,而电影票又太贵了——国庆平均票价近40元,同比提升了2元,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虽说国内影院在9月的复工率就达到了90%,但是9-11月全国大盘还是分别同比下滑了24.83%、23.58%和47.74%,最近两个月里经常出现单日大盘不足3500万的情况,11月与12月的很多数据,都创下了自2014年以来的最低值。其中有数千家影院都出现过连续数日票房进账不足千元的情况,扣除分账款后压根没钱可赚、开业就等于亏钱。
 
“眼下还不是最让人焦虑的,重要的其实是明年。”有从业者指出,国产影片的储量、供给目前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而好莱坞影片排期也充满变数,这都有可能会导致“大片片荒”,从而导致影院仍然面临优质影片缺乏的状况。
 
 
 
“(手底下的影院)都在亏,日子难熬啊。”一名打算将新影院转手的个体户老程告诉圈里Geewhy。其拥有的影院复工情况并没那么乐观,现金流压力较大的他,挪不出多余的资金投入到新影城装修中。而如果迟迟找不到接盘者,则意味着他还需要在这个“烂尾”项目上,白白耗费更多资金。
 
和影院相关的上市公司的业绩,更直观地说明问题。根据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里,万达电影亏损高达20.15亿、金逸影视和横店影视分别亏损了4亿与3.8亿。其中作为下游一哥的万达电影,在复工工作开始后,第三季度单季度亏损仍然达到了近4.5亿。
 
亏损之下,不断有玩家在退出市场。
 
此前圈里GeeWhy曾报道过泰禾集团将关闭旗下所有影院的消息,虽然这一决策主要和泰禾集团自身的问题有关,但也侧面说明了对于现阶段负债颇多的泰禾集团来说,影院业务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累赘。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具备一定规模且正打算完全退出下游市场的影投公司,并不只有泰禾一家。
 
 
 
2.中上游依然承压
 
下游影院日子不好过,上中游同样难熬。
 
宣发、营销是受疫情冲击最直接的一环。因为停工期没有收入进账,包括聚合影联在内的发行公司,是今年最早宣布要降薪的一批公司,在影院复工遥遥无期的日子里,很多公司只得尝试做网生内容宣发、艺人经纪等来缓解压力。在正式复工后,由于不少项目都大幅缩减了宣发预算,或者影城倒闭导致部分款项无法收回,很多此前垫付了大量资金的宣发、营销公司,依然没能彻底走出阴霾。
 
而上游的制片公司里,则几乎没有不亏损的。华谊兄弟、北京文化、中国电影今年前三季度的亏损分别达到了3.26亿、5.59亿和1.17亿,其中北京文化总营收仅有1308万。光线传媒是今年为数不多还保持盈利的电影公司,但前三季度6372万的净利润,同比也下滑了94%。
TAG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