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财经频道 > 食品 >  >>  正文

钱颖一对话斯蒂格利茨:中美关系生变,全球化进入2.0阶段

发稿时间:2021-04-08 07:50 来源:青年论坛

 很多问题必须在多边、全球经济的架构或者是全球多边的治理之下,才能更好应对,而不是靠单边的协作。在过去40年中是全球化1.0,现在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的性质变化,带来人们对于全球化2.0版本的探讨,世界需要全新的全球化。

 
 
 

北京时间4月7日,2021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商业论坛开幕。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钱颖一就如何看待“疫情下半场”全球化的发展和变化展开了对话。
 
 
作为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济表现和社会进展衡量专家团联合主席、前世界银行副总裁与首席经济学家和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斯蒂格利茨被时代周刊命名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位人物。斯蒂格利茨指出,美国近期推出的一系列财政刺激政策来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包括1.9万亿美金的刺激政策和近零利率,是从底部和中部向上来拯救美国经济,它不仅仅是外部支持。它可以帮助美国有效减少儿童贫困。
 
对于刺激规模过大,可能会导致通货膨胀的担忧,斯蒂格利茨认为,经济全球化意味着全球大部分商品有非常充足的供应,供大于求。美国不需要过多依赖自己制造和生产,可以依靠其他国家来逐渐恢复;其他国家现在经济恢复还不是特别好,因为受制于全球经济的疲软,因此出口可能会比较疲弱;即使有通货膨胀的压力,美国有很大的利率提高空间。零利率政策在过去十年损害到了资本市场,对行为经济学会产生影响。提高利率可以帮助恢复资本市场;另外美国税收体系的结构本身不是非常合理,在利率较低的情况下,美国可以用税收体系的调整来进行对冲。
 
除了商品供应非常充足、价格压力不大和美国的政策工具之外,曾任教美国各大著名学府多年的钱颖一问,如何看待乘数效应的影响。
 
斯蒂格利茨认为,大箫条后的经济恢复阶段的确有乘数效应,在拜登政府推出的刺激政策之下,这样的乘数效应会更加明显。底层群体拿到救济的钱很快会花光,比如他们拿到工资这一天立刻全部花掉,所以这样的乘数效应非常大。而在收入较高的群体中,乘数效应却非常弱。美国的储蓄率现在达到了史上最高,过去美国储蓄接近零,现在增加了25%,尤其是二季度。现在稍微降低了一点,降到了10%的储蓄率,但仍然远高于以往的水准。所以现在的乘数效应和历史上的乘数效应不一样。另外,现在的科技比以往能更好地监测经济的发展。过去我们要拿到每个季度的经济数据才能做决策,现在由于互联网的实时数据,可以实时评估经济的发展状况。
 
从里根政府开始,美国就有类似的刺激政策,长期以来它都是政府选用的应对方法,可以用它来改变一些经济上存在的问题。美国需要支出,现在有了新的基础设施、研发、工厂的投资等,这使得刺激政策或政府支出有一定的选择灵活度。
 
拜登近日宣布了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揽子计划。对于这个影响未来十年的计划的有效性, 斯蒂格利茨指出,这一计划并不仅限于基础设施,是一个大型的大规模投资计划。它包含了研发——人们有时不会把研发和投资联系在一起,但研究人士认为研发就是未来的投资,是对经济发展最为重要的投资,甚至比资本带来的发展更为重要。拜登的一揽子计划维度非常广泛,对研发的投资很大,包括互联网、可再生能源的投资等等。
 
考虑到占GDP的百分比,现在和艾森豪威尔50年代美国投资的百分比要低很多。作为一个创新的经济体,美国需要在研发领域多投资,不管从哪个视角来看,美国的投资还不够。 当然这是政治,必须要通过国会的批准,60%-70%的美国人可能希望在基础设施领域、教育领域有更多的投资和投入,虽然国会并不能充分代表美国国家和大众的情绪,但这是美国的政治现实。
 
2.3万亿的数字看起来很大,但要通过八年的时间花出去,每年四千亿实际非常小。还要考虑到基础设施的效率的问题,比如教育体系的欠缺,结论就是应当多投入。
 
拜登政府对于其计划资金来源的建议是,通过增加税收尤其企业所得税来提供资金。增加税收是个很难的话题,尤其在美国经济非常极化的前提下。作为税收领域的专家、公共领域的经济问题专家,斯蒂格利茨认为,认为“企业所得税增加的话,会放缓增速,结果就是美国经济更糟”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斯蒂格利茨解释说,自己研究这个领域近50年,写了一份比较重要的论文在1973年发表,论证了增加企业所得税并不会来降低投资。从理论上来说,在税收体系中,企业可以把所有的投资作为成本来做减法,税收是对纯利润的税收,利润只是企业收入的一部分,需要把成本从这部分减掉,所以算下来差不多。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一点。比如2017年美国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21%,企业投资并没有上升。企业通过减税获得的资金并没有让他们进行更多的投资,相反,减下来的税额是进入到了原本非常富裕的股东的口袋。 改变了税收政策对企业的投资是没有影响的。
 
如果看一下拜登政府提出的计划细节,有一些结构性的倡议是鼓励投资的。在全球化下的背景下更大的话题是投资究竟去向何方?从设计的角度,当然希望鼓励更多的国际性投资,但是2017年以来,恰恰相反的事实是对美国投资并未增加。
 
美国财长耶伦曾是斯蒂格利茨在耶鲁教书时的学生,她想要全球各国与美国一同结成税率同盟,共同为企业税税率设定下限。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让所有企业没有其他地方能得以避税。
 
从实操性来讲,斯蒂格利茨强调,在过去设计的国际税收体系中,存在一些漏洞,它们是伤害全球化或者是全球化非常阴暗的方面,现在可能通过这个办法阻止。美国推进这样的计划,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也在极力倡导这样的计划。美国国会也如此,如果美国带头,相信其他国家也会跟进。
TAG标签:对话,斯蒂格利茨
责任编辑:花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