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山县杨思付老汉:哪怕只剩一口气,也要把家撑下去

http://www.qnw.cc   来源:   2018-04-11 16:29:08

  本网讯(《豫青网信阳频道》 王勇 特约记者 王京波)“儿子死了,儿媳妇跑了,老伴重病缠身,我呢60多岁又得了这该死的肺癌,这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杨思付老汉无力地靠在门框上,神情木然地说。

image002.jpg

身患肺癌的杨思付手拿医院的确诊书及病历靠在屋门上,满脸忧愁,他今年61岁

image004.jpg

image006.jpg

  人间最美应是四月天,位于河南省南部大别山麓的罗山县似乎也不例外;春寒几乎就在昨天刚刚过去,即刻就迎来了温煦的盎然春意。然而,4月10日下午2时许,偏于该县楠杆镇石畈村一隅的一家破败不堪的院落,却在遍野繁春中不合时宜地陷入一片沉寂。破旧的院落,墙根处缺少管理的蔬菜,几株矮树,三个水缸,除此之外,这个院子里就根本再也找不出像样点的东西。

  可以看出,这个农家目前已经是家徒四壁。
  杨思付老汉是这个院落的老主人。但并不为乡邻所知的是,今年已经61岁的他,却是个只剩半口气的肺癌患者!更难以让人置信的是,从他去年8月份在离家1000多里的江苏省一家小医院里确诊不幸罹患肺癌以来,他仍然在那个小镇上的建筑工地上咬着牙撑了下来,搬砖,和泥,扛水泥,直到4月9日(昨天)下午,他才在亲人的叮嘱中回到老家。用他自己的大实话,更能贴切地来形容他目前的生存困境。
  “我必须得出去打工,不然,生活会维持不下去。”
  表情木然的杨思付,可能是经历过太多的压力,以及太多的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和变故,已经不会在陌生人面前轻易掉泪,但他性格的要强,压抑着的痛苦,随时随刻地喘咳,却那么真实而沉重地撞击着笔者的心头,仿佛他的痛苦触手可及。

  杨思付81岁的老母亲依靠采集草药维持生活。4月10日下午3时许,她采蒲公英回来,早饭、午饭还未吃。

  曾经幸福的家庭,灾难却接踵而至
  杨思付曾经的生活也很幸福。他和老伴刘继秀感情融洽,家里的老母亲身体健康,一儿一女已经成家。一家子母慈子孝,其乐融融,但随着2009年的一场车祸,幸福生活戛然而止,唯一的儿子在那一年被车祸夺去生命,一年后,儿媳撇下一双儿女丢给老俩口不知去向;祸不单行的是,老伴刘继秀10余年前患子宫肌瘤,被手术切除,她同时还有脑梗塞、脑动力不足等好几种慢性疾病,长年吃药不断……似乎,所有的不幸犹如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杨思付老汉一家头顶,命运的恶魔向他们这不幸的一家张开了饕餮大口。

杨思付抚养的孙女和小孙子,他们的父亲遭车祸身亡,母亲不知去向

  除了照顾拖着病体业已失去劳动能力的老伴,还要抚养俩上学的孙子、孙女……为了生活得以继续下去,5年前,年老体弱的杨思付老汉毅然决然随着村里的年轻人开始外出打工。在江苏省的一些简陋的小工地上,他干些不需技术的体力活,再苦再累,他都硬着头皮捱了下来。
  出外打工的5年以来,杨思付过着两地一线的生活:他家里种植有5亩多稻米,播种和收获季节他从工地请假返乡;而在工地上更不轻松,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体力活几乎把他累趴下。
  他每天的工资是130元,一月能干23天左右,除去房租及水电300多元,扣除生活开销,他及时把剩下的2000元钱寄回老家,好给老伴买药,给俩孙子支付学校的生活费。生活是那么艰辛,未及喘口气,命运再度给他开了一个恶作剧。
  近两年,杨思付在工地上干活开始力不从心。有时,他成夜喘咳得透不过气,胸闷,胸痛。他预感身体状态不妙,抽时间请假去镇上的医院做身体检查。2017年8月,经查,他患上了肺癌,后又辗转去嘉兴市第一医院做复查,结论一致。
  确诊的那一刻,杨思付觉得天就要塌了,老天爷这是要把他望死路上逼啊。他欲哭无泪,欲诉无人。
  杨思付:活一天,就得干一天
  2017年8月,杨思付自己确诊患癌后,他即刻就做出了决定:暂不做任何药物化疗。他不做化疗的原因,一是没钱看病,二是怕做化疗后无法再重返工地。他让医生开出一些西药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工地。因担心工头知道自己患癌而被辞退,他始终将自己的病情对工友们隐瞒着,只是每天按时吃药。他打定主意:活一天,就干一天的活,多给家里挣些钱,用微薄的力量在有生之年为暴风雨中的家庭多做出一分努力。
  杨思付一边暗中吃药,一边继续在工地上掏苦力。他的病情,既瞒着工头、工友,还瞒着村里人,至今,他年逾81岁的老母亲尚蒙在鼓里,对杨思付患癌一事一无所知。
  杨思付家事惨淡:81岁老母亲靠挖草药生活,女儿的婆家因病致贫
  4月10日一大早,杨思付81岁的老母亲没吃早饭,她像以往一样,一只胳膊挎着空竹篮子,另一只手拎着空塑料袋,匆匆出门而去。这个勤俭的老人一路沿着田边地头挖蒲公英。她脚上穿的是双胶鞋。头顶着草帽子。怕冷的缘故,即便是4月的春天,她依然穿上了那身旧棉袄。等她再回转家门,时辰已到下午3时多。她乏力地坐在盛满蒲公英的塑料袋上休息了一会。这时,她连早饭、午饭都还没有吃上一口。

  她是用一根树杈,把挖来的蒲公英担回家的。这回家的最后一段距离,似乎要耗尽她所有的力气。她留给我们的是那么苍老迟顿的身影。
  杨思付惟一的女儿杨帆(化名)已嫁到邻村,她丈夫和杨思付一起在江苏打工,她告诉我们,蒲公英晒干后一斤可卖2.5元,“这是目前奶奶的唯一经济来源。"
  杨思付的女儿老早就成了家。她婆家的情况也不比娘家好,公婆俩都是有病之身,其公公患有老年痴呆症,失去劳动能力,婆婆患肠穿孔才动过手术,负债累累。婆家的经济状况是泥菩萨过河,自顾不暇,根本无力帮扶一把。
  两个家庭,就这样陷入因病致贫的泥淖,除去绝望,还是绝望。
  2月份末,回家过年的杨思付在女儿及老伴的反复解劝下住进了信阳市中医院。仅10多天后,他就急着出院,又赶往江苏打工去了。就是这次在信阳市中医院的诊治过程中,女儿杨帆才获知父亲的肺癌已致并发症骨转移。“我不敢告诉父亲他的病情在恶化,只好骗他说是骨钙化!" 杨思付女儿的悲哀诉说几度哽咽。
  杨思付的女儿说,父亲的病哪怕有一线生机,她也不愿放弃救治的机会。可是,那一笔笔高昂的治疗费用对贫病交加的杨思付和杨帆两个家庭来说几乎是个天文数字。
  在杨思付和杨帆的眼里,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希翼,也更多地蒙上了对未来命运的担忧。在此,笔者呼吁社会爱心人士来关注杨思付一家的不幸,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个家庭走出生死困境。
  杨思付爱心电话:17633712706
  中国建设银行卡号:6217002580008114731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