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 >  >>  正文

三千块彩礼嫁给陌生男人后,50岁的她开始写诗

发稿时间:2021-04-08 07:27 来源:青年论坛

 倘若韩仕梅读过这本书,倘若她能重回20世纪初,与作者相逢,她大概会当面嘲笑这句“金句”。她太缺钱了,几十年来,她一直在低头捡“便士”,怎么捡都不够应付生活。至于月亮,那遥不可及。

 

前半生她被命运推着走。出生时因为脊背朝上,险些被迷信的母亲溺死;读了半年初中,又因交不起18块钱的学费辍学。19岁,母亲为了三千元彩礼,决定将她嫁给一个木讷的男人。
 
直到快五十岁,韩仕梅才在视频平台上找到了属于她的领地和族群。她写诗,还走上《为你读诗》的平台,用乡音朗读着自己的作品。在快手上,三千多个粉丝见证着她的悲欢,倾听着她的苦痛,给她安慰。有人声称在她的诗里找到共鸣,他们大部分和她一样,身体被命运牢牢锁住,精神却渴望吟哦。
 
婚,离不了;责任,甩不开;她在摆脱泥潭的挣扎中粗喘暂歇,抬首,不经意就触碰到了月光。
 
 
韩仕梅的作品《心语》
通道
 
阳光透过云朵,它告诉我,我被乌云遮的时候,也会奋力向前,给你带来一丝的温暖。
 
离婚。这是韩仕梅最近挂在嘴边的词。最近一次使用这个词,是因为丈夫王中明谩骂前来采访的记者,在他看来,一拨拨来家里的记者是破坏他家庭的不安定因素——“电话里聊聊就行了,为什么要跑来人家家里呢?”
 
但离婚不是韩仕梅“火了”以后才有的想法,这个念头贯穿了她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只是火了之后才更有机会公之于众。
 
韩仕梅短发、肤色深、身材敦厚,家在南阳薛岗村的一个角落,周围是大片的麦田,门前就是马路,通向214省道,省道则通向南阳和更远的地方。
 
但她却始终没能走出去,之前她在南阳的一个箱包厂里工作,后来厂子停了,父亲生病,她就回了家,2013年起进了工厂,给厂里人做饭。
 
走在村里的路上,你会看到许多和她相像的女人,她们跟庄稼讨生活,半辈子没离开这片土地。但韩仕梅跟她们还有点不一样,她写诗。
 
今年3月2号,韩仕梅在《为你读诗》平台上给听众读了一首自己写的诗,《心语》。跟着轻音乐一起流出来的,是韩仕梅浓重的南阳话。
 
在《为你读诗》的平台上,有演员、主持人、作家、诗人,每晚十点给听众读诗。当平台找到韩仕梅,希望她能读一首自己创作的,向上而激扬的诗的时候,她激动又迟疑。她觉得自己写的算不上诗,更重要的是她的诗全是“苦”与“痛”,没半点欢快。
 
但结果出乎韩仕梅的意料。有人说,韩仕梅话音一传出来,自己眼泪就掉下来了,“声音带着无法描述的坚韧感”。这评价让韩仕梅惶然,“我不会说普通话,那也不算诗吧,格律什么我都不懂。”
 
不懂格律的韩仕梅,去年四月开始写诗,在快手上,她陆续发表了一百四十多首诗,并拥有了三千多粉丝。在上传到快手之前,她在女儿不用的本子上写。给每一首诗配上一张山水图画做背景,还有一曲悲伤的音乐。
 
她只读了半年初中,对视频制作也不甚熟练,字幕里常夹杂着错字和拼音,但这不影响她创作的热情,灵感有时突如其来,两三分钟,一首诗就写完了。创作地点也不受限,工厂的厨房、几平米的宿舍都是写诗的好地方。韩仕梅喜欢那个宿舍,“可美”,在这几平米的空间里,她就拥有了绝对的自由。
TAG标签:陌生,男人后
责任编辑:花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