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 >  >>  正文

遭受一次彻夜的殴打后,她杀死了家暴50年的丈夫

发稿时间:2020-12-18 11:16 来源:青少年网

 韩玲一直在等——等孩子长大,等他们各自成家,等哪天老头脾气能变好,等岁月和疾病耗完自己的一生。

 
66 岁的韩玲逃走了。
 

她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眼眶青红,膝盖肿起,走起路来一拐一瘸——这是丈夫张强打的。打骂持续了一晚上,趁张强睡下后,韩玲摸黑从家里出来,跑到几里外的隔壁村。
 
彼时已是深夜,家家户户都锁着院门,她拉了不知道多少家的门闩,才找到一家开着的。
 
韩玲打开门躲进去,躺在前屋的炕上,没出一点声响。凌晨三四点,屋主起床发现了她,给了她两碗小米粥。待天蒙蒙亮,韩玲打电话给大儿子,接她去城里避一避。
 
这是 2019 年初夏。韩玲离开她和丈夫居住的联兴村,在嫩江县城躲了一个月。一个月后,她再次被丈夫找到、接走,变本加厉地软禁起来。家门上了三道锁,白天只能在屋子和前院活动,晚上睡觉腿被绑着铁链,旁边放着斧头和长刀。不管出门到哪里,张强都贴身带着她。
 
张强有一个名单,上面是大儿子一家、二儿子一家、韩玲的妹妹、韩玲的大婶等人。他威胁韩玲,再敢跑,就把名单上的人都杀光。
 
2019 年 12 月 21 日凌晨 4 点多,又一夜挨打后,韩玲将擀面杖挥向了睡梦中的张强。两下,都敲在靠近太阳穴的位置。张强仰面躺在炕上,没了动静。一开始,韩玲没意识到张强已经死了。她将擀面杖和带血的衣物扔到灶台下的炕洞里,烧成了灰。屋子被烤得火热,男人的后背被热炕烫破了一层皮。
 
今年 10 月 26 日,黑龙江省嫩江市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韩玲有期徒刑五年
 
 
赌徒
联兴村在黑龙江省黑河市,距嫩江县城约一小时车程,一条江挨着屯子流过,窄窄的江面过去,就到了内蒙古。
 
这里的庄稼只种一季,5 月播种 10 月收获,多是大豆、小麦这样的作物,收获完就迈入漫长的农闲。每年这个时候,在家躺了一个夏天的张强,能收到合作社一万多块的土地分红。他揣着这笔钱到处去寻赌局,一走就是好几天,甚至大半个月不着家,到嫩江或是周边其他地方玩牌九、推扑克。
 
张强好赌,觉得自己会赌,也有些手段。他平时没什么交际,和旁人只爱聊赌桌上的事,吹嘘哪回赢了钱,讲自己出老千的法子。渐渐地,村里没人和他耍了,他便坐火车去上海等更远的地方。赢了继续赌,直到输光或开春实在找不到赌局,才回家。
 
一回家,便四处借钱,亲戚、邻居、儿子的朋友,都借了个遍。外面常年欠着赌债,大年三十,家里也有上门来堵人要钱的。
 
大儿子张兴明记得,有一年父亲从他这儿借了五千块钱。张强拿着这五千,赢了四五万回来,张兴明劝他别再出去,这些钱够过一年的好日子。但张强不听,总想着再赢五万块。两人大吵一架后,张强还是走了。之后不出 15 天,这些钱全部输完,还倒欠了七八万赌债。
 
张强输红了眼,便找着茬和韩玲吵架。
 
他骂人,骂的都是最狠的,死爹死妈的话。还要跳起来,指着人的鼻子骂,成宿成宿地不带停,骂不痛快就大打出手。好几次,张兴明都看到母亲被打得口吐白沫,倒在地上。他和弟弟过去拉架,会被一脚踢开。直到现在,韩玲下巴上仍有一条伤疤,是被大铁剪子戳出来的。
 
在两个儿子的记忆里,小时候,母亲的身上总有很多伤,胳膊被打折过,头发被拽得一绺一绺掉。眼睛打青,鼻子打出血更是常有的事。
 
怕被人笑话,她不愿意去卫生所看病,往往只是自己涂点药,或是找村里的赤脚医生看一看。
 
借不到钱还债的时候,韩玲就成了丈夫的筹码。村民孙秀华和韩玲相熟,她曾听韩玲说,几十年前,有一次张强赌博,把她输给了隔壁村的男人。等韩玲过去,那家的老太太牵着韩玲的手说,咱家不能干这没良心的事情,又给她送了回来。韩玲一路哭着回了家。
 
 
张强个子高出韩玲一个头,身材消瘦
两个儿子长大成家后,张强开始和儿子借钱,借不到就回家打韩玲。大儿子张兴明和二儿子张兴元知道母亲的处境,即便心里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借一些,时不时还跟朋友赊上几千块钱给父亲赌。
 
张强出事前大概一个月,又找二儿子张兴元借了 8000 块。但不消两晚,他就“撸饼子”(当地赌博玩法)输个精光。
 
回到家后,韩玲给张兴元打电话,让他别再借父亲钱了。输了钱的张强变本加厉,每天打骂她到一两点,累得不行了才停下来,说睡醒了就杀了她。
 
张兴元再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是这年 12 月 21 日早上 8 点 16 分,让他回家一趟。“我没想打死他”,张兴元记得,母亲反反复复和他说,“我就想让他不能动弹咯,没法跟我动手,我照顾他一辈子。”
 
韩玲
 
韩玲和张强都是大庆市肇源人,两家是邻居,打小便认识。
 
从韩玲和张家的亲戚那里,邻里们只言片语地听说,两人是私奔,张强带走韩玲,是为了报复韩玲的父亲。那时,韩玲父亲是村生产队队长,家里比较富裕。张强在队里工作,和一名上海来的知青谈恋爱。韩父觉得他好赌又不务正业,从中阻挠,张强便转而去追求韩玲。
 
离开家的时候,韩玲才十五六岁,鞋都没顾上穿,背着父母偷跑出来。
 
通过亲戚,张强得到了一个插队名额,两人在联兴村一间破败的屋子里住下来。土房四面透风,屋里只有几块板子,搁着几口小碗。
 
第一年,张强还好好赚工分,但没多久又犯了赌瘾。村民刘富贵曾和他一道在生产队干活,在他的印象里,张强三天两头不出现。一年到头攒不出多少工分,家里只能靠生产队分的一点口粮生活。没两年,韩玲怀孕了。第一个孩子不到一岁夭折,紧接着,大儿子张兴明出生。
TAG标签:遭受,一次,彻,夜的,殴打,后,她杀,死了家,暴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