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新闻频道 > 专题 >  >>  正文

以贷养贷负债110万 月薪4000买豪车

发稿时间:2021-04-03 12:48 来源:青年论坛

 2020年10月3日,在“我来贷”平台上,阿林欠的7万多元已经逾期20多天,这20多天里,他每天都要接到30多个电话,微信账号也被冻结。“我在女朋友心里已经是有钱人了,就得一直花钱。当时也是鬼迷心窍,觉得借来的就是自己的钱了,还钱的事能拖一天是一天。”阿林说。

“信用卡全面逾期……”“逾期11天被曝通信录……”豆瓣上创建于2019年12月的“负债者联盟”,是超万名身背负债的年轻人聚集地,组规里写着,这是一个“帮助负债人自救上岸”的小组。
 
3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20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全国范围内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838.64 亿元。融360于2019年5月发布的调查显示,在90后贷款人群中,有近47.2%的人产生过逾期。
 
当90后“大负翁”聚集网络喘息之时,“00”后也不乏其人。记者调查发现,有的00后贷款30多万元付首付买豪车;有的负债100多万元买奢侈品,因还不上款数次自杀;有的贷款给偶像打榜,还不上钱旷课兼职。
 
“超前消费”的00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消费轨迹?被消费欲包围的新一代,又该怎样突围?
 
20岁大学生负债百万 数次欲自杀
 
20岁的郑州工商学院学生小刘是“负债者”中的一员,上大学后,她很快开通了信用卡,也经常使用其他网贷平台,欠下了大额债务。
 
2019年1月,小刘在美容机构借了第一笔网贷。祛痘疗程3000元一年,在店员的劝说下她开通了网贷平台,分12期,每期还款400元(含利息)。小刘当时的生活费是每月1200元,她觉得自己节省一点就行了。不承想,这只是她步入网贷深渊的开始。
 
“TF口红两支900元,6月前还清”“耐克鞋3799元,分6期”,“光子美容仪4500元,分12期”……半年下来,小刘背上了5万元的债务。
 
小刘的噩梦开始了。借款逾期后,她接到了第一个催债电话:“3天之内还清,不然曝你通信录。”催债方最常用的手段就是骚扰欠债者的通信录联系人。小刘走投无路,选择了以贷养贷,她连续开通了借呗、京东白条等多个平台的借贷账号,高额的利息也让小刘的欠款越来越多。其中一款名为“乐乐贷”的网贷平台,借5000元,利息占比36%,还有1080元的手续费。
 
之后,小刘在各平台一共借了7笔贷款,最大的一笔有27万元。据其本人介绍,这27万用于够买卡地亚满钻款手镯和去三亚旅游,她旅游时住亚特兰蒂斯酒店,还和朋友玩了游艇。
 
后来,小刘的多名朋友接到了催债电话。电话里,对方威胁说,朋友涉及和小刘合伙骗贷,他们(催债方)将向警方报案一并起诉,只有立即还款才会撤案。催债人还扬言,不还钱的话要去小刘家里闹事。
 
“我那段时间经常在网上看其他欠债者的遭遇,跟他们学应付讨债人的话术。安慰自己讨债的人是违法的,他们不敢乱来。但自己还是特别害怕,真的绝望了。”小刘说自己当时每天都处在债务的阴影下,数次尝试过自杀,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最终,她选择向家人坦白。然而,几年来在多个借贷平台多次借款,加上高额的利息,她已背负110余万元的贷款。
 
记者了解到,小刘的家庭无力偿还所有债务,她的父母咨询律师后获悉,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超出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的利息属合同部分无效。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85%的4倍为例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而小玉的债务中,有38.7万超出了此限额,不被法律保护,应当返还或扣抵本金。
 
因小玉长期受讨债公司骚扰出现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她的家人和借贷公司私下进行了协商解决,偿还了本金和部分利息,但即使扣抵了这一部分钱款,她的家庭仍需持续还债。
 
月薪4000小伙贷款30多万购豪车
 
20岁的阿林在郑州一家理发店工作,与女友交往半年来,他们一直出入高档场所约会,支出暴涨。请女朋友吃牛排消费799元、给女友买裙子支出1500元、送女友金项链支出1万多元……阿林对记者坦白,那时,他的月薪不到4000元,为了虚荣,他花掉了所有的工资和之前的存款,还欠下40多万元的网贷。
 
2020年10月3日,在“我来贷”平台上,阿林欠的7万多元已经逾期20多天,这20多天里,他每天都要接到30多个电话,微信账号也被冻结。“我在女朋友心里已经是有钱人了,就得一直花钱。当时也是鬼迷心窍,觉得借来的就是自己的钱了,还钱的事能拖一天是一天。”阿林说。
 
阿林回忆,2020年9月时,自己的工资一发下来,还上了当期的贷款,随即又贷出了3万元,和女朋友去商场消费。“手里一有钱就还贷款,还清一笔,就控制不住想再贷。”
 
2020年10月17日,在虚荣心的驱使下,阿林又用信用卡贷款34万元付了一辆豪车(保时捷)的首付,最终因无力还款,在2021年2月11日遭银行起诉,豪车被强制收走,女朋友也和他分手。
 

 “我后来完全控制不住我自己,觉得豪车拉风,就想买,觉得自己已经欠了那么多钱,多一点也无所谓。”阿林说。

 
如今,丢了工作的阿林独自一人前往广州的理发店打工,之前购买的奢侈品再也没用过,他发誓再也不碰贷款。他告诉记者,加上父母的一些积蓄,自己计划在五年内还清欠下的钱。
 
借网贷追星打赏 19岁大学生被迫退学
 
19岁的小玉是河南职业技术学院电子商务专业大二学生,她也是某选秀节目中一位选手的“大粉”,在粉丝里有很强的号召力,而这都是她用钱砸出来的。
 
在选秀节目中,要想选手得到最终“出道”的席位,都需要粉丝付出真金白银来打榜投票。2021年2月17日,选秀节目的第一次公演舞台后,小玉喜欢的选手排名落后,她刷自己的信用卡在“桃叭”App上为选手投入了9.8万多元,App上显示为购买“第一次公演应援物资”。为此,小玉也得到了其他粉丝的追捧,她觉得花钱数量代表了自己的地位,因此不断投钱。
 
节目进行期间,小玉一共在网贷平台上陆陆续续贷款38万元,都投入给了自己喜爱的选手。小玉向记者展示了她一部分应援记录:“2021年2月17日,‘第一次公演’98000元”“2月25日,‘上海线下应援’30300元”“2月28日‘×××出道吧’65000元”……
 
3月3日,在该选手的生日会前夕,包括小玉在内的粉丝一共集资45万元,来给偶像买礼物。为此,小玉在“我来贷”贷出了5.8万元,成了“榜一”(投钱第一名)。
 
小玉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追星和借贷上了,还不上钱,她开始疯狂兼职,晚上在餐厅工作到深夜,还经常旷课,也不和任何人交流。“我只想让我偶像出道,至于借的钱我觉得都不算什么。”小玉说。
 
今年3月,辅导员发现了小玉的异常,并通知了她的家长。后来,由于心理原因,小玉选择了退学,暂时待在家里,家人帮她还清了债务。
 
在豆瓣“负债者联盟”里,这叫做“强制上岸”。“上岸”后的小玉,在家人的安排下有了一份工作,她还是会在朋友圈微博发布一些偶像的信息,但她说不会再因此借钱了。
 
遏制00后超前消费需多方合力
 
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
 
“停不下来。”
 
这几乎是每一个超前消费者的解释。只要上传身份证和手机通信录,就可以借到钱,而一旦借到钱,就会想方设法把它花出去。
 
对于小刘来说,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是一件快乐的事。小刘父母离异,母亲一直教育她节俭,但这样的教育理念只让她感到压抑。上大学后,摆脱了父母的束缚,小刘开始“报复性”花钱。阿林和小玉,都是为了满足自己膨胀的虚荣心而选择贷款,一旦自己立起了“有钱”的人设,就要继续贷款来维持。
 
谈到过度消费带来的影响,河南正方圆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鹏表示:“青年群体对高额消费负债的还款能力和风险把控均有不足,容易导致较高债务风险。借贷逾期之后遭到催债,对他们的精神状态以及今后的工作生活都有极大的不良影响。”
 
河南经贸职业学院教授李侠则认为,除了前述影响外,许多年轻人不仅无力偿还借贷,还会大大加重他们之间的攀比心理。遏制00后超前消费行为,需家庭社会学校多方合力:从家庭和学校方面来说,要从小培养孩子科学的理财观念:在社会方面,要对网贷规范治理,为00后营造一个健康友好的消费环境。
 
 
郑州某商场,买奢侈品的年轻人排队进店 受访者供图
除了年轻人自身的因素,大部分网络平台瞄准年轻群体宣称无门槛,也存在诱导消费的嫌疑。值得庆幸的是,国家已对网络平台诱导消费的情况进行整顿。去年11月,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透露,全国实际运营P2P网贷机构已经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压降至3家。
 
今年3月17日,银保监会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下文件称《通知》),《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将大学生设定为互联网消费贷款的目标客户群体,不得针对大学生群体精准营销,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通知》明确,对于已发放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小额贷款公司要制定整改计划,已放贷款原则上不进行展期,逐步消化存量业务,严禁违规新增业务。

 

TAG标签:以贷,养贷
责任编辑:花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