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新闻频道 > 专题 >  >>  正文

隐秘的名贵特产腐败:有的官员自己留用,有的“转赠

发稿时间:2021-04-18 15:03 来源:青年论坛

 3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透露,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共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5620起。其中,违规收送名贵特产和礼品礼金问题,位列查处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问题总数首位。“老问题、新表现交织并存,如果稍有松懈,‘四风’就可能反弹回潮、卷土重来”。

 

所谓“名贵特产、特殊资源”,指某地特有的或特别著名的产品,通常包括高档烟酒、珍稀药材、天价茶叶、名贵木材、珠宝玉石、名瓷名画等。往往因其稀缺性和高品质受到市场追捧,甚至有的从企业研发到市场销售都对公务消费有一定针对性;有的名贵特产需要靠特殊渠道才能获得,所以也具有一定炒作空间或礼尚往来、行贿受贿等特殊用途。名贵特产本应成为宣传地方形象的靓丽名片,但许多名贵特产却被充当了政商灰色利益链条上的“活动工具”。
 
受访专家,行贿者用名贵特产围猎的不是官员本身,而是他们手中的权力。“这类腐败问题由来已久,现在仍在重点打击,说明名贵特产在腐败领域还有很大的市场,还没有整治到根源”。
 
“情感贿赂”和长线投资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名贵特产种类繁多,也成了满足不同喜好官员的行贿工具。
 
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这类腐败案件中,名贵特产只是充当了一种媒介,对行贿者而言,这属于一种“情感贿赂”,是一种长线投资,相比金钱等,受贿者不会过于警觉。而且名贵特产种类繁多,行贿者可选择的余地也大,投其所好,让受贿者更易接受。
 
在众多名贵特产中,茅台酒尤其显眼,很多官员对茅台情有独钟。2020年10月2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剖析乌鲁木齐市原副市长李伟案。报道称,李伟认为自己处处高人一等,与其他人不一样,必须有特别的安排。在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对应的酒也分三档——自己喝15年的“茅台”,老板喝“水井坊”,下属喝本地产的“三道坝”。他说:“我是副市长,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必须有差别,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
 
甘肃省一位原媒体人称,为有针对性地行贿,官员的个人喜好会成为一些下属和老板关心的话题,官员的喜好也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他以甘肃官场举例称: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喝酒只认茅台,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最喜欢50ml装的“小茅台”。
 
他援引甘肃省某领导的信息源2015年某日,火荣贵去武威市民勤县视察,当地官员中午设宴时,准备了娃娃鱼和一些名酒,但火荣贵发现没有“小茅台”,勃然大怒。当地惊慌失措的官员一边向火荣贵道歉,同时立即联系人从兰州调货,大约3个小时后就送到了。就这样,确保了火荣贵在晚饭时喝上了“小茅台”。而正常速度下,从兰州到民勤县开车要接近5个小时。
 
自诩为“清官”的敦煌市委原书记詹顺舟则“嗜玉如命”。2020年12月18日,詹顺舟因受贿罪被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同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剖析了詹顺舟案。该文称,詹顺舟有两大爱好。一好玉石,经过多年的“把玩”,詹顺舟自诩是懂玉的行家,商人老板和干部送来的玉他先自己鉴定,认为好的才收,不好的就当场退回去,让对方重新购买,或者明示到他指定的店铺去买,当然最后的结果是,购玉的钱辗转腾挪进了他的口袋。二好打麻将,对此老板们自然“心领神会”,争相陪着打牌,变相输送利益,詹顺舟则“只赢不输”,欣然接受。为了提高效率,他有时会一晚上安排两个甚至几个麻将场,把这个桌子上的钱扫光后,赶到另一个场子接着“捞金”。
 
詹顺舟曾说:“我一开始是没有什么爱好的,都是老板培养起来的,一开始人家跟你一块玩,给你送点小东西,玩着玩着就上瘾了,和商人老板也成了朋友,最后越套越深,就像‘温水煮青蛙’。”
 
广东省一名处级官员,有些官员的喜好被一些人掌握后,很多行贿者都会有针对性地去行贿,甚至导致受贿者家中“名贵特产过剩”。他举例称,广东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特别喜欢虫草,家中就有满满一面橱柜存放虫草。
 
 
 
2015年4月1日,钟世坚被查,2016年获刑十五年六个月。在央视播放的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讲述了钟世坚家中情景:“别人送来的酒有上千瓶,就放在自己的家里。还有虫草,我们从他家里检查的时候,光虫草就重达200多斤。好多现金是成捆的,从来没打开过,就是从收了就放在那儿,一扎一扎的,印章有90年代的。”
 
有的官员本人也是名贵特产的购买者和消费者。2017年12月,东莞市国资委原主任梁建新因受贿罪获刑5年。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0年,梁建新受贿410万元港元,这些钱全都被他用来购买虫草等高档药材。他自述,每次去香港的时候就带一些钱用于购物,主要是用于购买虫草等高档药材,这样持续花了七八年,慢慢就花光了。其妻患有多种疾病,所以长期需要服用一些高档药材来治病。其本人由于喝酒应酬导致身体也不好,2006年起发现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平时也用虫草泡水。
 
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多数情况下,商人或下属等买这种高价物品往往并非自己用,而是将其作为特殊资源贿赂官员。“在行贿者眼中,官员手中的权力比名贵资源还要名贵。受贿的官员往往有特权思想存在,他们也有通过这些名贵特产,来彰显自己特殊权力的畸变心理”。
TAG标签:名贵,特产腐败
责任编辑:花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