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新闻频道 > 专题 >  >>  正文

黑龙江涉农补贴疑遭骗取:3600万补贴项目“人去牛空”

发稿时间:2020-12-22 11:16 来源:河南青年

 2020年9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政府原党组成员、秘书长齐晓彤被齐齐哈尔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公布的消息,齐晓彤违规成立多家企业,利用职务之便,通过骗取方式贪污巨额财政补助资金。

 

齐晓彤于2015年7月至2018年12月任齐齐哈尔市畜牧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正是黑龙江省实施30余亿元“两牛一猪”财政补助政策时期。在稳产保供任务异常艰巨时期,黑龙江省的“两牛一猪”涉农补贴项目再次回归人们视野。
 
日前记者深入黑龙江省一些地方调查发现,黑龙江省在2016年推出的“两牛一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基地建设补贴项目,确实对养殖规模化以及现代畜牧产业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但由于种种原因,也留下了难解的后遗症:一些企业骗取、套取巨额补贴资金的行为不断浮出水面,有的企业违规获得3600万元补贴问题至今未得彻查和收缴;另有一些真正搞养殖又未得补贴的企业,还在“寒冬”中苦熬,在稳产保供的关键时期浪费着产能。
 
3600万元补贴项目“人去牛空”
 
2016年,连一家乳业加工企业都没有的黑龙江省庆安县,掀起了一场诡异的大规模养奶牛运动。不仅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贷款被用于买牛,就连县、乡领导干部都被号召起来用工资卡做抵押从银行贷款买牛。
 
牛放到哪里养?县里指定把这些牛放到一个刚刚成立的“招商引资”企业庆安鸿昇牧业有限公司(下称鸿昇牧业),实行“托管”养牛。以每头奶牛成本1.9万元计,每个贫困户或村民贷款1.9万元计1头牛、每个乡镇干部贷款19万元计10头牛、每个县级干部贷款38万元计20头牛入企托管。庆安县2017年4月宣称,目前鸿昇牧业已入驻的1800头奶牛中,由县、乡干部带头引领农民和贫困户“众筹”的托管牛就达700多头,称这是一种“公司+基层党组织+帮扶单位+贫困户”的托管养牛新模式。
 
为让大家相信,庆安县还给托管的干部和群众算账:1头托管的母牛1.9万元起步,4年后繁殖数量达到7头左右,每头泌乳牛净利润8000元,扣除成本后的利润与公司对半分成,最低收入3.6万元。
 
面对“迅速致富”的诱惑,庆安县一些干部和群众并不相信,也不情愿参与。“虽然县里没下文件,但县领导号召干部带头贷款买牛,我们也不敢不落实。”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说。一些群众认为,没有加工企业的奶牛业根本无法发展,县里在给“众筹”群众“画饼”的同时,一定另有所图。
 
心存疑虑的群众渐渐发现,黑龙江省政府在2016年5月刚刚出台了一项重大涉农补贴政策,计划利用3年时间,每年拿出12亿元,扶持建设一批奶牛、肉牛和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黑龙江省畜牧兽医局和财政厅联合下发的《关于申报2016年“两牛一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基地建设项目的通知》中明确:对新建的奶牛养殖场,存栏泌乳牛300头为一个单元,补助300万元;肉牛养殖场存栏母牛300头为一个单元,补助100万元,存栏育肥牛300头为一个单元,补助60万元;生猪养殖场存栏基础母猪150头且育肥猪1500头,年可出栏3000头生猪为一个单元,补助100万元。
 
2016年底,鸿昇牧业一个占地100余亩号称5000头现代化牧场的建设项目在庆安县建民乡建安村迅速崛起,按照庆安县当时的说法,干部群众贷款买的“众筹牛”就在里边。那一年,鸿昇牧业得到了3600万元“两牛一猪”项目补贴资金。
 
这个得到巨额补贴的现代化牛场目前状况如何?日前记者来到庆安县建民乡建安村采访。
 
记者走遍全部6栋牛舍,发现空无一牛,有的牛舍中晾了一些稻谷。偌大的养牛场,只剩更夫一人。更夫介绍,他从2020年春节后来到这里,就没看到一头牛,牛场榨奶厅只安装了暖气片,连榨奶设备都没有。目前牛场因拖欠建设资金,已被承建方诉到法院进行了财产保全,牛舍全被查封,他是替保全方看大门的。
 
TAG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