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旅游频道 > 联盟 >  >>  正文

过劳时代,工薪阶层拼命也难以过上满意的生活

发稿时间:2021-01-13 16:06 来源:新青年网

过劳时代,工薪阶层拼命也难以过上满意的生活

 

在高速增长时代,亚洲的经济增长“主要来自汗水而不是灵感”。当增长放慢,工薪阶层即使过劳工作,也难以过上满意的生活。

 

 

元旦前两天,一位22岁的拼多多员工凌晨1点半猝死在下班路上。而在此前后,从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到北京疫情通报中的顺义中年人生死疲劳,再到饿了么猝死的员工,过劳引发了人们对于互联网打工人996、007悲剧的哀叹。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加班文化盛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2016年10月,58同城被曝出实行全员996工作制度,公司CEO也因此受到员工声讨。只有工作没有生活,这样的状态下,员工哪怕拿着高薪,幸福感又从何而来;而且违反现行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

 

2019年3月,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GitHub上传开。发起人呼吁程序员们进行揭露,将超长工作制度的公司写在“996公司名单”中。一周之内,华为、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京东、58同城、苏宁、拼多多、大疆……一个个互联网头部公司先后上榜,而且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加长。

 

加班文化盛行不独在中国,在东亚国家也非常普遍。因为东亚民族素以勤劳著称,而作为经济后发国家,东亚国家鼓励企业追求效率和利润,政府则获得GDP高速增长和更多的税收收入,劳动者健康和权利则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诺贝尔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曾经指出,亚洲的增长“主要来自汗水而不是灵感,来自于更努力而不是更聪明的劳动”。

 

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日本地产和股票价格飙升,整个经济处于泡沫繁荣之中,就连制造业和物流业也出现了经济过热的现象,下班后和节假日加班的情况剧增。日本经济学家森冈孝二在《过劳时代》中,披露了日本公司职员因长时间工作,导致过劳疾病和死亡的大量数据。

 

1988年,日本总务省统计局公布的“劳动力调查”显示,每周工作60个小时以上的长时间工作者有777万人,每4个男性中就有1个(24%)。1989年,日本厚生省制作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根据其中的“壮年期死亡”数据测算,因蛛网膜下出血、心肌梗死等心脑疾病导致的壮年期(30~64岁)“疾病猝死”的人数约为17000人,超过了交通事故死亡人数。

 

19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企业为走出债务困境,大量裁员,造成员工劳动强度和精神压力剧增,因过劳导致的精神疾病和自杀人数不断增加。

 

据厚生省公布的数据显示,2002年,由过劳造成心脑疾病且被全国劳动基准监督署认定为工伤的案例数为前一年的2.2倍,人数的达到317人,其中160人死亡。在认定标准不变的前提下,得到工伤认定的过劳自杀者和和精神障碍者于前一年相比增加了43%。从年龄层来看,精神障碍最多的是30多岁的人,其次是29岁以下的年轻人。

 

这一波的职场过劳与全球化资本主义逆流、信息资本的冲击和消费主义陷阱,都有着直接的关系。中国也在其影响之下。

 

众所周知,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人口红利背后是无数劳动者的血汗。据首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杨河清教授对2010年北京市中关村和CBD企业知识员工的调查表明,每周工作超过50个小时的人超过调查对象的30%,超过60个小时的人占近10%。

 

由于中国缺乏关于过劳死的医学、法律判定标准,这方面可信数据付之阙如。但近年来企事业单位员工猝死的新闻屡见报端,其中不乏高级人才,警示中国过劳问题已刻不容缓。

 

2019年,BOSS直聘联合微博职场发起“2019职场人加班现状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0.6%的职场人基本不加班,近九成的人都难逃加班命运。其中,45.5%的职场人每周加班2到3天,24.7%的人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其中,年龄越小的群体加班比例越高,95后所占比例高居榜首,竟高达31.28%。调查还显示,83.3%的职场人表示,加班对自身的健康状况产生了负面影响,导致了颈椎病、过劳肥等疾病。

 

如果说,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加班意味着收入的相应增长,那么,在经济进入低速增长阶段以后,资本的回报率与经济的增长率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整个社会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也在扩大。再加上房价和物价的上涨,工薪阶层即使过劳工作,也难以过上满意的理想生活。这个时候,阶层固化的社会问题就会浮出水面。

 

 

回顾战后日本经济崛起,一大批职员进入大型企业与政府机构并得到终身职位,这些工薪族及其家庭的生活有了前所未有的稳定与保障,是他人向往的“光明新生活”的象征,构成了日本社会快速变迁之际涌现的“新中产阶级”。1958年至1960年,美国学者傅高义来到东京市郊的M町展开田野研究,将新中产阶级描述成一种经济与文化的标杆。

 

因此,日本长期以1亿中产阶级、贫富差距较小,在世界上引以为傲。直到1990年代后,经济泡沫破灭,曾经的中流阶层越来越多逐渐跌入下流。

TAG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