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youth_logo
主页 > 公益频道 > 公益新闻 >  >>  正文

女子因家暴提离婚被丈夫持斧砍杀,生前正备考小学教师

发稿时间:2021-01-21 15:59 来源:青年生活
谷雨丨女子因家暴提离婚被丈夫持斧砍杀,生前正备考小学教师
“婚姻是平等的,不是‘牛’与人的关系。”
 
最后一次求助
 
去年春天,阚小芳决定逃离施暴的丈夫。她不缺乏勇气,下定决心就立刻去做了。在离她居住的阳新县半个小时车程的湖北黄石市区,她找了一份在电子厂白班夜班交替的流水线工作。像高中读书时那样,她勤勤恳恳,闷头苦干,从不抱怨。
 
但恐惧总缠绕着她。过着一种两班倒的生活一方面是因为夜班的钱更多,一方面是减少在白天抛头露面的机会——她听说,丈夫余某在四处跟人打听她。夏末秋初的时候,她逃往更远的武汉,进了一家玻璃厂,还是两班倒,月薪4000多块,凭借姐姐阚英对她生活朴素程度的了解,每个月攒下3000块完全不成问题。
 
她已过了36岁,但还有长久打算,并不甘心将自己的职业生涯付诸于工厂的流水线。2019年秋天,她在阳新的一所大专报名了成人自修的小学教育专业,修完后她打算按照高中同学冯爽的建议,去考个教师资格证,然后成为一名小学老师。2020年10月,她对冯爽说想自学英语,冯爽认为,原因“可能是英语老师的需求更大”。冯爽发给她一套大学英语精读的教材链接,10分钟后,她回,“已经买了。”
 
 
阚小芳

阚小芳是适合当老师的,朋友和家人们都这么说。她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一双细长的眼睛,脸蛋鼓鼓的。她有耐心、有爱心,见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朋友梅子说,结婚这么多年,阚小芳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提起自己的孩子,无论工作有多忙,她都要亲自教两个女儿认字,一笔一画地教。
 
她的老家在黄石市阳新县三溪镇竹林村。结婚前,她是家里四个孩子中唯一一个大专生,还曾复读过一年,家里人都支持她读书。毕业后她在外闯荡,做过销售和电商。2014年,她30岁,在家人和社会的压力下与隔壁村的余某闪婚了。
 
同年农历9月,大女儿诞生,5个月后,她再次怀孕,生下了二女儿。也是在二女儿出生后不久,即结婚两年多后,余某开始了家暴行为。婚姻进行到第6年,她起诉离婚。2021年元旦假期,阚小芳与姐姐共同前往阳新县城的家里取生活用品。余某已不在这里居住,但据阚英回忆,在门口的鞋柜里,她们发现了一把斧头,银色的手柄已有些许掉漆。
 
 
阚小芳并非不恐惧——“你看,连斧头都准备好了,估计他就是打算要把我杀了”——但离婚案亟待解决,无法逃避,她必须要回到阳新。况且案子即将再次开庭审理,似乎要熬出头了。1月8日下午3点多,为了之后可能的财产分割,她陪同法官和鉴定人员一同回家评估房产,阚英记得法官通知了余某,但余某回复称自己不会到场。
 
阚小芳没有丧失警惕性,她让姐姐将车停在小区门口等待,两人保持着手机通话,“一旦有意外,你就报警”。在家门前,阚小芳敲了很久的门,家里没人,她们都放下心来,挂断了电话。她随即发现门锁被换掉了,阚小芳叫了锁匠来开锁,鉴定人员进屋测量,然后和法官一同离开了。
 
接近4点时,阚小芳和开锁匠离开。在上游新闻的报道中,锁匠陈述,两人走到电梯口时,一名戴着头盔的男子走了出来,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把斧头,拦住了阚小芳。那正是阚小芳的丈夫余某。她向开锁匠发出了人生的最后一次求助:帮我报警。
 
四点十几分的时候,阚英给妹妹发微信,还没结束吗?没人回。她又打了两个电话,没人接。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她跑下车,发现妹妹住所楼下已被人群围住,她冲进去,担架抬下来一个脸上血肉模糊的人,外套也已被血覆盖。她问,这是29楼抬下来的吗?没人理她。直到一个小孩子说,就是29楼下来的。
 
在这个家庭里,两姐妹最亲的,妹妹读书需要钱的那几年,两个哥哥做学徒所赚寥寥,全靠姐姐外出打工寄钱回家。阚英惨叫着唤自己的妹妹,然后看到担架上那个人的手微微抬了一下,头也偏了一下。她的视线向下移,认出了妹妹脚上的那双黑色平底靴。
 
为开启新生活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被斧子敲碎了。“我现在眼睛一睁开就想到她每次见我那个笑呵呵的样子,一闭上眼睛就想到她那天从电梯口抬出来那个模样,就特别残忍,真的。”阚英说。头骨碎进了脑髓里,光是把砍开的皮肉缝起来就费了5个小时,县医院的血库被输空了。人被转到市医院,1月10日,医生说,人就算活下来,也是植物人,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11日上午,医生说,人不会活了,等她心脏停止,你们就把她拉回去吧。家人的泪都流尽了,晚上9点40分,阚小芳离开了。
 
几天后,二哥阚仁平从警方处拿到了妹妹的SIM卡,去营业厅打出了通话记录。他给新年后妹妹联系过的人打电话,挨个问,“你认识阚小芳吗?”靠着这种办法,他找到了妹妹在武汉打工的宿舍。
 
那是一间十平方米的宿舍,没有太多东西,只有些衣服、被子、电压力锅、甩干机、红薯、面、大米。不知怎么的,他注意到自己妹妹的全部化妆品只有一瓶大宝,“没有一根眉笔和口红”。床头放着《人文社会科学基础学习指导书》和《初中英语语法大全》。他拿起书,掉落出一张折叠起来的期末考试通知单,上面写着阚小芳的名字,1月9日下午16:30,现代教师学导论,开卷。
 
 
阚小芳的遗物
婚姻
 
用姐姐阚英的说法,阚小芳25岁大学毕业的时候,在老家已是大龄青年了。但对她来说,恋爱和结婚似乎并不是人生的第一要务。她在广州从事过锁具销售,后来去杭州做电商,还曾有过自己开店的想法。至于寻找另一半,好友梅子说,阚小芳希望能遇到真心喜欢的人,30岁之前不打算随便找个人结婚,也没有恋爱经历。梅子记得阚小芳高中时暗恋过的男生模样,“戴着眼镜,喜欢读书,又有点幽默,(是)跟我们聊得来的人。”
 
30岁先于理想的爱人到来,家庭和社会的压力使阚小芳屈服了。家人、村里的人和上门提亲的余某舅舅都在提醒她,她的年纪不小了,需要尽快结婚生子,不然就有成为高龄产妇的可能。
 
不到两个月后的2014年3月,阚小芳和比自己大3岁的余某闪婚了,婚后住在婆婆家里。阚英记得妹妹既没说喜欢余某,也没否定这个人,只是服从了家人的安排。家人觉得男方看着也算老实。
 
阚小芳想要的是一桩平等的婚姻,她希望像个真正的人一样被尊重。但她并未获得这种尊重。阚英发给我一封阚小芳去年7月递交给法庭的一份陈情书,其中写道:余某在她怀孕期间不愿“动动手指头”为她烧热水;次女出生后不久一个大雪纷飞的深夜里,长女发烧,余某坐在床头玩手机,不愿伸手从床头柜里拿体温计给她。2017年12月,她曾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名为《如果男人学会“坐月子”,99%的父亲都不会离婚》,文章试图科普产后抑郁现象,并呼吁男性与妻子共同承担育儿责任,体谅新手母亲的情绪。
 
爱已成奢求。她写道,“正是因为无情,所以才在打人时会痛下狠手,专打要害部位。”暴力始于2016年,家人记得,她突然背着两个孩子回家,母亲发现她的嘴角有伤口,手上还有淤青,询问后,阚小芳哭着道出了自己被家暴的事实。
 
之后的故事人们也许已在社会新闻中看过无数次:二哥阚仁平打电话质问余某,余某随父亲上门致歉,态度诚恳地表示绝不会再犯。阚仁平提供了一份自己与妹妹去年的聊天记录,阚小芳回忆当时这场“声势浩大”的道歉后发生了什么:她接到余某打来的电话,扬言如果阚小芳在他身边,他要拿刀砍死她——因为家里来了客人,没人做饭,他妈妈只能请人做饭。
 
阚小芳认为自己可以解决家暴的问题。这是她一贯以来的性格,独立、有主见。她的方案是搬家,2017年,他们在阳新县城买了一套120多平米的新房。她认为在远离婆家的地方重新开始,和丈夫的争吵也许会随之减少,生活会变得不一样。阚英记得,妹妹拿出约7、8万的积蓄,余某出了一两万并每月还房
 
TAG标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